首页 > 小说库 > 言情 > 爹地今天也在认错
爹地今天也在认错

爹地今天也在认错

主角:梁千歌薄修沉 作者:谁家mm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9-17 11:52:37

第二天,墓园。

梁千歌让管理员查了很久,才查到父母的墓地位置。

这里她从来没来过,想来孟可薰也许久没来了。

站到那两块灰色墓碑前,看着上头全然陌生的两张照片,梁千歌蹲下身,用纸巾掸上面的灰,等清理得差不多了,才把自己带来的鲜花,放下。

她从没见过梁家父母,他们在孟可薰十八岁时,也就是六年前,便意外亡故了。

到底是怎样的意外,梁千歌打听到,好像跟工厂起火有关,但时隔太久,这件事关注的人又太少,她掌握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。

这是梁千歌第一次来看亲生父母。

这五年她都在国外,照顾数次被下病危通知的小译,实在分身乏术。

梁千歌看着墓碑上的两张照片,父母都是浓眉大眼,五官端正,看起来很正派的那种面相,梁千歌想象不到自己与他们一起生活的样子,她只是很遗憾,遗憾没有在他们还活着时,与他们见上一面。

作为真正的一家人,她与他们,甚至连张合照都没有。

叹了口气,梁千歌坐在了旁边,心里想着一些事,却不知怎么跟墓里的两位说。

孟可薰咄咄逼人,加上五年前那次算计,她这次回来,就没打算息事宁人。

可她不知,将孟可薰当做亲女儿养了十八年的父母,会不会怪她。

毕竟,在父母眼中,孟可薰才是他们的亲女儿。

梁千歌在墓园坐了一个小时,断断续续的跟墓里的人说了许多闲话,最后她保证道:“下次我再来,就带小译来看你们,他是你们的外孙。”

从地上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梁千歌原路返回。

路过管理处时,她上去,用梁氏夫妇女儿的身份,转账了一笔钱,委托管理处定期替她上供祭品和清理墓碑附近的杂草。

管理员看到她登记的亲属关系是“女儿”后,又看了看梁千歌的脸,突然说:“你是叫梁可薰吧?”

梁千歌愣了一下,不解的看向他。

管理员从抽屉里翻找了一番,找到了一个信封,递给她:“这是六年前有人来祭拜他们时留下的,说留给那对夫妻的女儿,不过不管是生忌、死忌、清明、春节,你从来都没来过,所以信一直搁在这儿。”

梁千歌接过那个信封,看到信封已经变得很脏,上面写着“梁可薰收”四个字,她眉头紧紧拧着。

管理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了一句:“逝者有灵,就算不是经常来,逢年过节还是可以过来拜拜,保佑保佑嘛。”

梁千歌没想到孟可薰居然真这么绝情,整整六年,居然一次都没来看过有养育之恩的父母。

她对管理员表示谢意,拿着信,走了。

坐上自己的白色甲壳虫轿车,梁千歌心里沉静一下,才撕开信封。

信里只有一行字,上面写着——杨廷:134xxxxxxxx。

是一串电话号码。

梁千歌抿了抿唇,拿起手机,拨通了那组号码。

这是六年前留下的电话,过去这么久了,不一定还能打通。

意外的是,电话能打通,并且有人接。

电话接通后是个厚重的男人声音:“喂——”

梁千歌看着信封上“梁可薰收”这四个字,将信封揉成一团,对那头说:“我是梁至和蓝芸的女儿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半晌,才质疑的问:“梁可薰?”

“梁千歌。”

厚重的男音夹杂着焦躁:“梁至的女儿就是叫梁可薰,你不是梁可薰?”

梁千歌平静的说:“这里面夹杂了一点纠葛,总之,我就是梁至和蓝芸的女儿,你又是谁?”

“砰砰砰!”

梁千歌话音刚落,耳边就突然响起巨大的砸车门声。

她立刻转首,就看到自己的车外面,几个二流子模样的男人,手持铁棍,正对她怒目而视。

梁千歌不明所以,电话那头,厚重声音的男人还在问:“你不是梁可薰?那你为什么是梁至和蓝芸的女儿?他们还有个女儿?妈的,家属背景都查不清,侦查二科那些人吃什么长大的!”

“砰砰砰!出来!出来!”

车外嚣张的拍车门声还在继续,几个男人恐吓的踹着梁千歌的车门,又举着铁棍,威胁似的往车顶上砸。

梁千歌不认得他们,但这里是墓园,荒郊野外,人烟罕至。

她眉头狠狠皱着,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,按了挂断键后,她直接又拨了110。

大概是看到她拨出的是报警电话,车外的几个男人更狂躁了,有人直接爬到梁千歌的车前盖上,举着铁棍,对着车窗就是一砸。

车身剧烈摇晃,“咔”的一声,车窗玻璃没被砸破,但出现了大片的蜘蛛裂纹。

梁千歌心脏咚咚咚的跳,即便是在国外最乱的街区,她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这些人是谁?为什么突然围堵她的车?来寻仇的?找错人了吗?

报警电话拨通后,梁千歌一边发动车子,一边对电话那头迅速报出自己的地址,表明了现在的情况。

报警中心的工作人员听完后,就听听筒里传出“啊”的一声女人的尖叫声。

接着,电话被挂断,只剩盲音。

工作人员急忙把情况上报,很快,离现场最近的地区警察出动,却只在墓园外的山路中间,发现一辆车窗碎得七零八落的白色甲壳虫轿车。

车子里面,一个人都没有,驾驶座靠背上,却有一滩可疑的血迹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。”

突兀的手机铃声从驾驶座底下传出。

警察戴着手套把手机拿出来,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串没有名字的号码,接了起来。

电话那头的厚重男音颇为暴躁,电话一接通就劈头盖脸的吼:“我也没说不信你,你挂什么挂!你说你是梁至和蓝芸的女儿?行吧,我们先见一面,你在哪儿?安城吗?”

警察咳了一声,开口:“这位先生,手机的主人是你的朋友吗?我们刚刚接到报警电话,你的朋友失踪了,我们……”

“你是哪儿?”警察话还没说完,厚重男音已经猛地打断。

警察道:“我们是警察……”

“我特么当然知道你是警察,我问你是哪儿的,哪个分区!”

警察滞了一下,听这语气不对,停顿一下才说:“西山明安片区。”

“这个案子市刑侦一队接手了,保存好现场,一会儿有人打给你。”

电话被挂断,警察莫名其妙的拿着手机,在同伴的注视下,吭吭巴巴的道:“市刑侦处的?咱们好像碰上了大案子?”

小说《爹地今天也在认错》 六年前有人来祭拜他们时留下的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