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总裁 > 限量婚宠:总裁诱妻成瘾
限量婚宠:总裁诱妻成瘾

限量婚宠:总裁诱妻成瘾

主角:余诗言凌北爵 作者:香葱酥饼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9-27 14:08:35

“余诗言!这个该死的女人!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我!怎么不去死啊!!!”

这下,她也是彻底明白了,凌北爵对余诗言才不是完全没有了感情。在他心里,还是有余诗言的分量。

苏如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感,咬着指甲,边担忧边思索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。

这边,何落落赶不上凌北爵的步伐,出酒店的时候凌北爵已经坐上车离开了,没法,何落落只好回到酒店的地下停车场,坐上了自己的车。

刚才还在宴会厅的时候,她听到凌北爵让杰特开车去最近的医院,于是立即拿出手机搜了导航,开车过去。

等她赶到医院找到凌北爵的时候,凌北爵正站在CT室门口,思索着什么,杰特站在旁边,没有出声。

“小诗呢?”

回答她的,是杰特:“何小姐,医生已经将余小姐送进CT室检查了。”

何落落看着面前大门紧闭的CT室,一顿气急:“小诗她不能做CT!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的!”

她的话音刚落,凌北爵猛地抬起头,死死盯着她:“……余诗言她,怀孕了?”

“是啊!你不知道?你可真是没有良心!非要订婚**小诗!苏如烟她有什么好?!她哪点比的上小诗?”

“还偏偏要让苏如烟给小诗送请柬!怎么,她苏如烟就这么恨嫁?觉得嫁给你了能高人一等?”

“五年了不订婚,偏偏小诗一回来就宣布这个消息,你敢说你们不是故意的?”

“小诗会喜欢你,真是瞎了眼了!”

何落落一顿输出,如炮仗一般,叽里呱啦说了一堆。

而凌北爵什么也没听进去,满脑子都是余诗言怀孕了。

自己只和她在一周前有过唯一的一次,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那么快,她……

一想到她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,凌北爵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嗓子眼,吐不出来放不下去,整个人都快要被怒火烧尽。

这个女人,竟然已经跟别人有一腿了,又回来找自己干什么!真当他是可以随便戏弄的了?!

何落落见凌北爵完全没有听自己说话的样子,更气了,还想再说些什么,一个护士朝这边走来,对她说:“不好意思女士,这是在医院,麻烦安静点。”

何落落的火气被一下子浇灭,只恶狠狠地瞪着凌北爵,仿佛要把他盯出一个洞。

凌北爵一步一步走了她的面前,望着她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:“告诉余诗言,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。”

说罢,提步离开,没管身后又一次被他的话激怒的何落落。

“凌北爵!你怎么敢的!啊!”

要不是一旁护士拉着她,何落落大概就要直接冲上去揍他了。

“当真是渣男贱女配一对!我呸!小诗那么受男人欢迎,难道会死吊在你这一棵树上?!”

凌北爵没理会何落落在身后的叫骂,走到了医院外面的露天花园,靠在一处栏杆上,从衣服口袋了拿出了一包烟,抽出一根点燃。

杰特跟在他的身后,望着他的动作,什么话也没说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杰特的手机响了一声,收到了一条消息。

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消息,杰特转头向凌北爵汇报,道:“凌总,酒店的经理发来的消息,说苏小姐很愤怒,把后台砸烂了。”

“随便她,不用管。”

凌北爵现在可没心情管苏如烟的状况,他自己满脑子里全是何落落说的,余诗言怀孕了这句话,眉头就没舒展过。

杰特也察觉到了他的烦躁,应了声“是”,就没再说话。

还在酒店的苏如烟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,把整个房间都弄得混乱的不像样。这会儿才慢慢停止了发疯。

她喘着粗气,望着面前的场景,却还是觉得不解气。只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,跌坐在了地上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不远处的地上躺着苏如烟的手机,以为是凌北爵打来的电话,苏如烟手脚并用向前两步,拿起了地上的手机,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却不是想象中的那个人。

她丢开了手机,并不打算接。

只是对面的人似乎铁了心了要打到她接通为止,**一直没断,吵得苏如烟头痛。没办法,她又拿起了手机,摁下通话键。

“喂?如烟?”

打来电话的,是苏如烟的一位好友,在医院工作,因为临时通知了值班,所以今天没来参加她的订婚宴。

之前见到凌北爵。

没有得到回应,电话那头的人也没在意,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如烟,我怎么好像在医院看到了你的未婚夫啊?他怎么抱着一个女的来医院的?”

苏如烟只觉得异常羞辱,下一秒,抬起手就要把电话挂了。

这个时候,电话那头的人却说出了一个对苏如烟来说重磅的信息:“而且这个女的还怀孕了,结果被你未婚夫送进了CT室,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女的,应该是她的朋友吧,知道你未婚夫把人送进CT室后,还跟人大吵了一架……”

听到余诗言怀孕的苏如烟当场血液凝固,不知道为什么,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于是急忙问道:“她在哪个病房?”

那人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说,下一秒,手机收到苏如烟的转账记录,直接笑得很开心的把病房位置告诉了她。

苏如烟挂了电话,从地上爬起来,径直离开房间。

这一边,做完检查的余诗言在医生的治疗下已经脱离了危险,转到了病房观察。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转醒。

“小诗!”

何落落一直守在苏如烟的身边,这会儿见到她醒过来,一颗心顿时落回去了,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一下子落泪了。

余诗言朝何落落扬起了一抹笑,安慰她道:“别担心,我这不是没事。”

“你真的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!怎么会突然晕倒的?”

这件事情简直给何落落留下了阴影。

听她疑问,看来医生并没有把自己脑子里有个瘤的事情告诉她。余诗言松了口气。

不告诉她,就是怕她担心。

于是余诗言随便想了个理由唐塞:“可能是最近抽了太多血,加上没有休息好吧。没事的,我休息休息就好了。”

一说到抽血,何落落更加怒不可赦:“都是那对狗男女!竟然这么对你,真把你当移动血包了?!给他们脸了!”

“等着,我一定会找他们算帐的。”

何落落握着余诗言的左手,对她说。

两人正聊着,余诗言的手机传来微信视频提示音。

何落落帮她打开手机,看到弹出来的窗口是一个叫“秦朗”的人打来的,拿给余诗言看,问她要不要接。

小说《限量婚宠:总裁诱妻成瘾》 第17章 哪个野男人的孩子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