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重生 > 重生之从律师开始
重生之从律师开始

重生之从律师开始

主角:张炜夏千悦贾美丽 作者:某二狗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5-25 05:57:45

东大主校区。

坐落于东方都中环线西南方位,地理位置优越,整个校区更是大得惊人。

张炜走在曾经熟悉的校区主干道上,但眼中却只有陌生感。

“校园吗,我自从法学院毕业后,有多久没有走在这样的路上了?”

他扪心自问,可惜没心思追忆过往。

张炜没有浪费时间,直奔自己的宿舍。

很快,他就找到了原主在校四年的宿舍,一个标准的四人间。

走进宿舍,身体本能的感觉到温馨,精神也舒畅了不少,毕竟在这里住了四年。

哦,不对!

是原主住了四年,他身体本能的产生了肌肉记忆而已。

呼~噜噜~

呼~噜噜~

张炜很快被一阵呼噜声吸引,目光不自觉的瞅向源头。

那是他的上铺,有人在睡觉。

张炜的脑海中,下意识闪过“罗小布”这个名字。

这是他曾经的四个舍友之一,也是现在唯一的舍友。

在张炜的印象中,他是一个白净的小胖子,个子也不高,人长得挺喜庆的,同学们都喊他“萝卜”。

至于另外两个舍友,好像找到了法律系的实习工作,干脆就搬出去住,打算一边积累经验,一边备战法考。

法学院的学生,最终的目标都是法考。

这一点也是法学院的优势,学生在本科第四年就可以参加法考,非法学院的则需要毕业才行。

张炜在穿越之前,同样也在备战法考。

一般来说,法考备战以短期冲刺为主,考试前3-6个月疯狂补习的人最多。

有人去图书馆背法条法理,有人会关注近几年社会案例,大多数学生也会熬夜学习新知,复习法理,天天奋斗到凌晨都是常有的事。

看罗小布熟睡的样子,应该是昨天熬夜了。

张炜如此想着,就打算拿上自己的东西,然后离开宿舍。

“啊咩咩~小茉莉真可爱~”

“我最喜欢小团团的黑丝了……不对,白丝我也喜欢,爱你哟~”

“我**都撅起来了,甜甜女王快来踩我,快来踩我,快来踩我嘛~”

当张炜走到自己的床铺,开始收拾东西时,上铺却传来了不堪入耳的声音。

“好家伙,这是又熬夜看女主播了?”

结合原主的记忆,张炜明白了罗小布赖床的原因。

这小胖子别看人长得老实,但却有一颗闷骚的心,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女主播。

尤其是那些穿黑丝白丝,会撒娇卖萌,cos女王说荤段子的女主播,他收藏了整整一列表的直播间。

他的网页浏览记录,不堪入目啊~

看他说梦话的猥琐样儿,显然昨夜又看了女主播的午夜场。

一般来说,午夜场的审核力度低,一些房间超管的审核都会松一下,所以女主播的直播尺度比平时大了很多。

有时候她们随手一发,你也跟着随手一发……

看着在床上扭来扭去,表情还无比猥琐的小胖子,张炜的嘴角有些抽搐。

“啧啧啧,这小胖子,还想不想过法考了?”

他暗自摇头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现在已经上午快10点了。

他想着要不要叫醒这小胖子,不然指不定今天要翘掉多少课呢。

“萝卜,起床了!”

“再不起来要迟到了!”

“小心辅导员过来,人家的铁砂掌可不长眼啊。”

张炜推了推床铺,可惜罗小布没醒。

张炜又碰了碰罗小臂的胳膊,对方翻了个身,一样没醒。

张炜恼了,眼睛一眯,瞬间想到了什么。

有时候对付特定的人,就得要对症下药!

他嘴角微微一扬,像是老司机般凑而罗小布耳边,嘿笑道:“**,有大秀可以看!”

“大秀,哪呢,哪呢!”

只见刚才还在熟睡的罗小布,立马睁开眼睛,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坐起,朝左右张望了起来。

结果他就看到,床铺下站着的张炜。

他揉了揉眼睛,确认自己没有看错,还真是张炜。

“哇,鬼啊!”

伴随着一声惨叫,上铺的床都差点翻了过来。

张炜:“……”

几分钟后,罗小布终于下了床。

“张炜,你不是人生重启了吗,没死啊!”

“你怎么说话的,我这不还好好站着吗?”

张炜摊开手,在原地转了一圈,让小胖子仔细瞅了几眼。

再三确认眼前的张炜是活人后,罗小布连忙拍了拍胸口,一副差点被吓死的样子。

接着,他看向张炜的表情,颇有些复杂。

“张炜,你可别再想不开了,不就是打碎了一套茶具吗,有什么好想不开的,大不了去找郑教授认个错,没准人就原谅你了呢?”

“说实话,听到你跳楼的时候,我也没想到你会这样做,是不是袁栋又给你打电话了,让你快点还钱。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大不了作为好哥们,我周转你个几百块,这是我这月最后的零花钱了!”

罗小布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,对着张炜郑重道。

“茶具?”

张炜疑惑,但很快反应过来,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。

他逐渐记起来,逼的原主自杀的原因之一,好像就有一套茶具。

“张炜,你不会不记得了吧?”

“呃,我有点失忆,毕竟遭了那么大的事,你懂得……”

张炜尴尬地挠了挠头,面露讪笑。

“萝卜,你和我说说,那套茶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……”

“哦,好吧,这件事还得从一个礼拜前说起,那时候我们都去参加郑教授举办的宴会。不过不得不说,郑教授家真有钱,那房子简直了,装修可真豪华,而且地段还是在中环内,咱们东方都中环的房价啊,那可真是……”

“咳咳,说重点!”

“哦哦,我的错,我说重点,其实在我看来啊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就是在宴会上,你一不小心……”

随着罗小布的讲述,张炜终于弄明白了茶具的事。

一个礼拜前,东大法学院的郑教授在位于东方都中环的豪宅内举办了场宴会,宴请本系学生和法律界知名校友参加,名义上是给郑教授庆祝55岁大寿。

东大法学院的校友,很多都在东方都司法界内取得了不错的成就,比如司法界鼎鼎有名的大律师,大法官和高级检察官。

这次宴会的目的也很简单,让一些优秀的学生提前和东方都司法界的名人认识一番,为将来进入司法界提前做些准备。

法学院学生毕业,为的就是进入司法界,在郑教授的宴会上崭露头角,就是第一步。

不过这场宴会之中,发生了一件小插曲,也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张炜。

郑教授在法学院教学快30年,门生故吏遍布东方都司法界,其中不乏许多成功人士。加上郑教授又极度好面子,这样的宴会,很多校友和学生都会送礼聊表心意。

在校学生,一般不会送太贵重的礼物,一来会让人觉得是贿赂教授、落人口实,二人学生也没什么钱,不可能真花费几万几十万,送一些名贵奢侈品。

但作为本系学生的袁栋,却送了郑教授一套名贵的茶具,据说价值几十万,郑教授也很开心。

当然,这套茶具不是以袁栋这个学生的名义送的,而是以他那位开古玩公司的父亲的名义送的。

但没想到这套茶具在展示的时候,却被张炜给意外碰碎了。

这件事,让郑教授勃然大怒,袁栋更是当场要让张炜赔偿。

张炜不过是一个穷学生,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上大学都是靠助学贷款,哪有什么钱。

一下子背负了几十万债务,张炜心里头哪能好受,但这件事又错在自己,他承受不住压力,这才走到了那一步。

张炜听完,神态波澜不惊。

“几十万的茶具吗,真想看看啊……”

“张炜,不就是一套茶具吗,有什么好看的!”

罗小布说着,还有些义愤填膺:“那袁栋也是,虽然你是不小心打碎了茶具,但他就是揪着你不放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你赔偿。依我看啊,你给郑教授道个歉不就好了,反正郑教授家里不差钱,每年他都举办这种宴会,收礼收到手抽筋呢!”

“我记得我当时说了一句‘我会赔偿的’是吧?”

“是呀,张炜你还真老实,如果换做是我的话,那就打死不承认,最多说是不小心,他们还能奈我何啊,胖爷我别的本事没有,就脸皮够厚!”

“这套茶具既然是送给郑教授的,那么处置权归郑教授,他当时有没有说些什么?”

“我记得,当时……”罗小布顿了一下,摇头道:“好像没有!”

张炜心里瞬间有数了,这位郑教授看起来是铁了心要他一个穷学生来赔偿茶具。

这倒不是说郑教授咄咄逼人,毫无气量,张炜做错了事确实要认,何况是价值几十万的茶具。

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,郑教授起码可以假意客套一番,说几句缓场的话,事后再让张炜赔偿也好。

但显然,对方没有这么做,或者压根就没有在乎过张炜,连几句假意大度的话都懒得说出来。

还有袁栋,他也是参与者之一,更是茶具的提供者。

说起袁栋,张炜脑袋中立马蹦出了“贾美丽”三个字。

他依稀记得,贾美丽好像和袁栋好上了,原主就是因为接受不了自己跪舔的女生跟了别人,最后才一气之下……

“明白了,萝卜,谢谢你了!”

张炜感谢一声,脸色显得无比平静。

他收拾了一些东西后,就准备离开宿舍。

但走到门口时,他却停下脚步。

张炜看着罗小布,语重心长道:“萝卜,我得提醒你一句,女主播虽好,但毕竟隔着网络,你也摸不着她们。倒不如发愤图强,好好努力,通过司法考核,成为一名律师。做人呐,就得务实一点,就得看得清现实!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不过你这套说教我都在家里人那听了八百多回了……”

“哦,是吗,但我还没说完呢……”

张炜笑了笑,继续道:“我让你发愤图强,考上律师,倒不是为了让你上进,而是为了你将来可以傍个富婆,这才是真正的务实。”

“人家富婆也可以吹嘘啊,别人的小奶狗空有一副好皮囊,但自己的小奶狗不仅长得白白胖胖,看着讨喜,而且还是东大法学院的高材生,通过了司法考核的大律师,带出去可不倍儿有面子吗?”

“**,张炜你……”

“萝卜,我言尽于此,能不能把握的住富婆们,可就看你自己的啦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年少不知富婆好,错把网红当成宝,哈哈哈……”

罗小布想要反驳,但张炜已经大笑着离开了宿舍。

“这还是那个老实本分,不太喜欢说话的张炜吗,他这么变成这样了啊?”

罗小布觉得,经历过那件事之后,张炜给人的感觉都不太一样了。

……

东大,法学院校区。

离开宿舍,张炜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,他现在就背着一个包,走在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。

法学院的学生,看着张炜走过,全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。

一些年长的学生,都知道张炜在宴会上打碎了茶具,欠了几十万的债务,所以不敢靠近,生怕他开口就问他们借钱。

而一些学弟学妹们,也都通过校园网络论坛或者播客,知道有一位大四学长得罪了郑教授。

“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啊!”

张炜看着刻意避开自己的人群,反倒是没有一丝负担,径直走向食堂。

现在快中午了,他正好肚子有些饿。

东大主校区的食堂,规模还挺大的,饭菜的种类也十分丰富。

不过张炜却径直走向了记忆中熟悉的角落,点了一份熟悉的两菜一汤套餐。

两个素菜,一份免费的汤,加上可以续碗的白米饭,这就是他在四年中吃得最多的套餐。

虽然大学食堂的免费汤,大多是番茄蛋汤和紫菜汤,但偶尔厨师会用隔夜剩下的肉熬一点肉汤,张炜倒也不怕跟不上营养。

“张炜,你怎么出院了,医生不是说你还需要休息起码一个礼拜吗!”

就在食堂之中,一个略带惊讶的声音响起。

夏千悦结束了上午的刑侦课,正好来到食堂,并且下意识的朝张炜平常待的角落扫了一眼。

结果就是这一眼,让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夏千悦也没想到,自己能在食堂里看到张炜。

后者正在安心吃饭,听到夏千悦的声音后,下意识回头,点头笑了笑,然后就继续端起碗,扒拉了两口饭。

夏千悦看到这一幕,细长的眉毛微微一挑,紧接着大步走向张炜。

“张炜,你怎么回事,医生的叮嘱可不是儿戏,你还需要休养呢,你是不是担心辅导员那边,我不是都说了吗,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……”

她一下做坐在张炜面前,下意识开始说教。

张炜见此,却只是抬头看了夏千悦一眼。

今天的夏千悦,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,宽松的卫衣之下,什么都看不到……

“多好的大姑娘,可惜胸小了些,将来容易饿着孩子……”

张炜在脑袋中如此点评一句,嘴上却调侃道:“真是秀色可餐啊,看到你之后,这真是食欲大增,一口气能吃4碗饭!”

说完之后,他又扒拉了两口菜。

这玩笑一开,夏千悦当即停下,并瞪大了双眸,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。

虽然她知道张炜的性格有些变化,但没想到变化居然这么大,食堂这么多人,都敢开口调戏自己。

这要是换做以前,张炜会一直坐在角落里,全程一声不吭的吃完饭,然后一声不吭的离开。

“张炜,你……”

夏千悦还要说些什么,但视线中出现了几道人影,让她本能的露出厌恶表情。

那几道人影也注视到了夏千悦,还有坐在夏千悦面前闷头吃饭的张炜。

几人微微意外,但随后其中一人是面露一丝戏谑,径直走了过来。

“哟,这不是张炜吗,怎么今天来学校了啊?”

“前几天听说你不慎失足,那还真是不幸啊,不过看你今天吃饭的劲头,好像前几天的传言版本不对啊!”

“还有,你是不是不想赔偿那套茶具了,那可不是我让你赔的,谁叫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会赔偿的,我这不也得给你面子吗?”

“再说了,那套茶具可是我花费了大心思才从老爸那求来的,郑教授又特~别~喜欢,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
来人好像是为了强调一般,在末尾的“特别”二字上,反复拉长音。

袁栋!

张炜哪怕是没有回头,也知道来人就是袁栋,那个让自己背负几十万额外债务的人。

同样的,原主跪舔的女人贾美丽,好像也跟着对方。

因为二人在校园里时常形影不离,都快成连体婴了!

所以……

张炜站起身,猛然回头,目光无视了阴阳怪气的袁栋,锁定在了他身后。

与袁栋同行的还有两个女生,一个长相相对普通,身材娇小,丝毫不起眼,肯定不是贾美丽。

而另一个女生,身材相对高挑一些,脸上画着淡妆,身上穿着名牌衣服,胸前挂着条一看就造价不菲的项链,下身则是紧绷的牛仔短裤,露出一双白皙的大长腿。

食堂里的很多男学生,也都时不时偷瞄着女人的那双腿,显然男孩子的心思都一样。

这个女生的综合颜值,以张炜前世的阅历来看,倒也在80分上下,加上化着妆,还能加上一点分,但撑死了也就85左右。

这样的女生,评个系花绰绰有余,但院花只能说够呛,校花百分百没可能。

而这个女生,也正是导致原主想不开的罪魁祸首。

她的名字叫贾美丽!

小说《重生之从律师开始》 第2章 贾美丽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