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总裁 > 傅总喜欢口是心非
傅总喜欢口是心非

傅总喜欢口是心非

主角:江映月傅行洲顾栖迟 作者:满袋钱果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5-26 03:11:35

第5章

说着说着,顾栖迟直接哽咽起来。

对付绿茶,就是要比她更绿茶。

“阿姨,你也别怪他,毕竟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。”

丢下这句话,顾栖迟直接起身,离开餐桌。

看着赵柳芳难看的脸色,她知道,剩下的事情,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就好了。

她这个“受害者”,没什么戏份了。

一路从傅家大厅钻进后花园,顾栖迟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下,准备等时间差不多再回去。

岂料她刚刚坐下,就听见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:“和南轩退婚,你一点也不难过。”

这话是陈述句,并不是疑问。

方才他在楼上将事情看得一清二楚,顾栖迟虽然在餐桌上表现的很难过,可她眼底并没有半分痛苦。

闻言,顾栖迟回头,就看见傅行洲站在不远处。

想起临死前顾宇轩说的话,她眼神一转,轻笑一声,歪了歪头,道,“是啊,因为我看上了你。”

傅行洲好看的眉头瞬间紧皱起来。

他冷厉的眼神在顾栖迟的身上划过,道,“我以为昨晚我说的够清楚,我傅家不会要一个不检点的女人进门。”

“你都没试过,就知道我不检点了?”顾栖迟撩了撩长发,懒散的靠在长凳上。

她忽然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法子。

她很想知道,自己前世的死因,究竟和傅行洲有没有关系。

而傅南轩又是他的侄子,嫁给他简直是一箭三雕。

不仅能慢慢的查自己的死因和他有没有关系,还能让傅南轩恶心。

甚至能借着傅行洲的手,在江家有立足之地。

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她现在是江家毁了容的废物大小姐,可不是从前顾家呼风唤雨的女总裁。

“你还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恶心。”傅行洲薄唇轻启,一脸的厌恶。

顾栖迟笑了笑,道,“可别误会,我对你们傅家的男人没什么兴趣,我只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罢了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冷漠的丢下三个字,傅行洲转身欲走,却被顾栖迟的一句话,激得停下了脚步。

“傅行洲,我可是知道,顾家大小姐的死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哦。”

傅行洲猛然转身,迈开长腿,来到顾栖迟的身边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,满脸戾气。

顾栖迟的死亡并不是意外,这一点他十分清楚。

但是为了让真凶掉以轻心,他封锁了所有消息,对外宣称顾栖迟是车祸意外死亡。

江映月是怎么知道的?

“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”傅行洲眯了眯眼睛,周身全是危险的气息。

顾栖迟自然是不怕,哪怕脖子还在人的手中,她依旧调笑着问了一句:“怎么?傅爷反应这么大,该不会......顾家大小姐的死,跟你有关系吧?”

“毕竟外界都知道,你和顾家大小姐,向来不和。”

这话问出口,顾栖迟的心跳也莫名加快了点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,可能是害怕从傅行洲这里,得知一些她不想知道的答案。

可傅行洲什么都没显露出来,依旧是那副阴鸷狠厉的表情。

“江映月,我不管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消息,你最好乖乖的闭上嘴。否则,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”

说着,傅行洲松开她,道,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

第一次试探失败,顾栖迟并没能从傅行洲的反应看出什么。

她眼神转了转,知道要是不拿出一点有用的东西,按照这个男人的性子,日后别说接近他,恐怕江家都很难在云阳市待下去。

“我是赤七。”她淡定的吐出这四个字,满意的看着傅行洲的脸色变得震惊,又回归平静。

“至于我的目的,不过是想查出小迟的死因,为她报仇罢了。”

“我相信傅爷也有一样的目的吧?而且,我目前在江家,需要一个保护伞。”

傅行洲脸色阴沉的看着顾栖迟,似乎在判断她话的真实性。

赤七,是顾栖迟前世的另一重黑客身份,从未在外人面前暴露。

就连傅行洲,也只知道她有一个黑客朋友,却不知这个朋友,就是她自己。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顾栖迟毫不畏惧地对上傅行洲咄咄逼人的目光,嘴角微勾,缓缓开口。

“前年我劫持了三联电子域名,四个月前日本所有顶级域名被我用bigbrother恶意hack。”

“如果这些都不记得,那傅总应该对三周前电脑里那个一直弹出的猪头图案有些印象。”

这些案子除了顾栖迟自己,就只有傅行洲知道。

至于最后一个更是私密,当时傅行洲从她手里抢走了一块价值上亿的地皮。

她气不过,攻击他的电脑,骂他是猪头。

傅行洲的手蓦地一下松开,他眼中的森然冷意褪去,只剩下一片淡漠。

顾栖迟的话,他只信了三分。

顾栖迟自然也知道,站在商场腥风血雨顶端的人,自然不可能她说什么他信什么。

傅行洲眼中的防备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顾栖迟是不是意外身亡,你我心里都清楚。”

傅行洲眼神一暗,平静的目光下暗流涌动。

其中压抑着的情愫顾栖迟看不懂,也没心思去细究。

“顾栖迟的死,和你们傅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”

傅行洲挑眉。

顾栖迟轻笑道:“我们现如今的关系,还到不了合盘托出的程度,想要知道更多,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。”

“讲。”

“和我结婚。”

傅行洲眉头紧蹙,眼前的女人,到底是入室的狼,还是真心的队友,他看不清。

嘲讽的笑声自顾栖迟嘴边溢出。

“傅总不必装出这样一副为难的样子,不想帮就直说。”

“是我看走眼了,还以为傅总为栖迟办葬礼是故人情深,没想到也是逢场作戏。”

傅行深的眉头锁得更紧了,放在膝盖上的手十指紧扣。

顾栖迟冷哼一声,站起身准备离开。

她轻蔑地扫了一眼那张如古希腊神像一般俊美精致的脸庞。

“商人果然是商人,栖迟死了,都还要被你拉出来作一场秀,榨干最后的价值。”

“傅总手段果然高明,那就祝你们前程似锦,直上青云。”

顾栖迟擦肩而过时,手腕却被傅行深用力抓住。

“我可以算计所有人,但只会对栖迟不惜代价。我答应你的要求,条件是你把知道的所有事情告诉我。”

顾栖迟生怕自己高估了傅行深心中,对他们这段友情的份量。

这下听到回答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成交,不过如今我们手里也没有个合同文书。”

“为了以防傅总中途反悔,不如就趁着酒会,到众人面前宣布我们的婚事如何?”

小说《傅总喜欢口是心非》 第5章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