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言情 >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
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

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

主角:秦灼晏倾 作者:温流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7-03 11:24:05

屋前众人闻声,齐齐转身看了过来。

五月初夏的清晨,大雨初停,淡金色阳光透过云层,洒落在了容颜明艳的少女身上,红头绳与乌黑如墨般长发一起被风吹得翩翩飞起,哪怕粗布素衣也难掩人间惊鸿。

“阿灼,爹爹这次没借银子……也不会答应让你去张家做妾、我……”

秦怀山这会儿见秦灼被吵醒出来了,生怕被女儿嫌弃,连忙走上前想解释偏偏嘴笨不知从何说起。

一瞬间又羞又愧,涨红了一张脸。

“爹爹莫慌,有我在。”秦灼语调温柔,抬袖拭去了秦怀山头上的汗水。

她这个爹啊,从前是富户秦家的养子,锦衣玉食不愁吃穿,最是与人为善。可人善被人欺,自从三年前他那养父母双双去了,秦家的族亲为占家产,寻了由头把他这一房的人都扫地出门。

刚一出事,秦灼他娘就把他们仅剩的金银细软全都卷了跟人跑了,只剩下父女二人相依为命。

秦怀山这人,不和族亲争家产,说得养父母多年照顾已是幸运至极,怎能让他们死后不得安宁。不怪妻子卷款和人私奔,说人家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也不容易,是缘分已尽,没什么可说的。

他落魄了,也是个讲礼知耻的人,因此吵架从来吵不过别人,被赶出家门之后受苦受罪也能平心静气,回回都被人欺负,还说吃亏是福。

可当了十四年秦家大小姐的秦灼完全不同,她自小飞扬跋扈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一朝落难,哪里受得了这气,谁敢嘲讽她、她就跟谁吵,别人敢动手她就敢动脚,不肯吃半点亏,也恨上了父亲的弱懦无能。

父女两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。

秦怀山原本以为秦灼今天出来肯定又要发脾气了,忽然听到这么贴心一句,眼眶都红了。

他不知道说什么好,讷讷地又喊了一声,“阿灼。”

秦灼给父亲擦完汗,朝他笑了笑,以示安抚。

她回头就看见年过五十还浓妆艳抹的王媒婆站在几步开外,身后还跟着四个打手模样的小厮,不由得开口问道: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秦姑娘大喜啊!”方才同秦怀山叫嚣的王媒婆立马挤出了满面的笑,迎上前来。

“哦?”秦灼也笑,“难不成你今儿要给我送银子?”

王媒婆早听说秦灼气性大,触了这位姑奶奶的霉头轻则挨骂重则挨打,所以才特意多带了几个人来壮胆,此刻见她眉眼含笑很好说话的样子,心想着这大小姐应当是穷日子过怕了。

那今天这事就好办。

王媒婆心下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不是我,是南巷的张员外。他呀,看中你了,要娶你做张家第十三房小妾。张员外说只要你点头啊,就把你爹先前欠了张员外的债也一笔勾销!”

“我家员外就是这么说的!”王媒婆身后四个打手似的家丁异口同声地附和着,齐齐走上前来。

大有秦家不答应,就直接硬抢的架势。

大惊失色的秦怀山连忙挡在了女儿身前,“我家阿灼自幼同晏家公子有婚约的,怎么能给别人家做妾。”

他是整个永安城出了名的好脾气,今天却为女儿炸了毛,“欠张员外的,我会想办法还的,你们别打我女儿的主意!”

“你还?你拿什么还?”王媒婆翻了个白眼,“你都被秦家赶出来了,但凡是兜里还有点银子,三年前你娘子怎么会跟别人跑了?”

这人嗓门奇大,把街坊邻里都招了过来。

众人围在柴门前议论纷纷,一个个地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隔壁的李大娘扬声道:“还记着你女儿同晏公子的婚事呢?也不看看你都落魄成什么样了,要是晏公子想娶你女儿早就来娶了,哪会拖到现在!”

晏家那位贵公子,才华出众,十三四岁便名满江南,如今到了十九岁正该娶妻的时候,相貌越发清隽俊美,满城闺秀都把他当做了心中贵婿首选,与这秦家弃女简直是云泥之别。

偏偏这姓秦的父女看不清自己的身份,仗着多年前定了婚约死死抱住了这人人都想要的贵婿不肯放,怎么能让人不恼?

“就是嘛。”王媒婆赶紧地见缝插针,“张员外家财万贯,他能看得上你啊,是你的福气!你还不赶紧趁着年轻貌美去张家享福!”

秦灼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终于想起了这是自己十七岁那一年,被好色的张老头逼婚的事儿。

前世她那暴脾气,听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之后,一声不吭就进厨房拎了把菜刀出来,架在王媒婆脖子上,恶狠狠地说:“你再逼我一个试试?”

这架势一出,自然没人敢再说一句,王媒婆等人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。

那时候的秦灼还觉得自己挺能耐,可后来王媒婆这几个逢人便说她有失心之症,时常砍人伤人,数日之后秦灼被卷入命案之中,这些流言就成了定她死罪的重要证词。

重来一次,决不能那么莽撞,被人反咬一口了。

打蛇先打七寸,杀人不如诛心。

能动口就不要动手。

秦灼心下默念数句,伸手按住想同人争辩的秦怀山,从他身后走了出来,语调如常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城南那位张员外今年八十高寿了吧。”

王媒婆做缺德事不免心虚,嘴硬道:“八十怎么了?我看你是年少不知老头好,错把少男当作宝……”

秦灼唇角扬起一抹冷弧,一步步逼近王媒婆,“逼人做妾,天打雷劈。毁人姻缘,千刀万剐。”

后者被她逼得颤巍巍地往后退,脸色都白了。

秦灼负手而立,含笑问了一句,“我瞧你这些年没少干缺德事,不怕折寿吗?”

王媒婆脚下一崴,一**坐在地上,这片刻功夫已经是面色泛白、冷汗淋漓。

这、这姑娘不哭不闹,却句句一针见血,比发脾气耍狠更可怕。

秦怀山和围观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,都忘了出声。

秦灼抬手把飘到眼前的红头绳拨到背后,转身看向另一边,笑盈盈地喊了声:“李大娘。”

后者一听就心道不好,可惜这会儿想溜也来不及了。

只听得少女徐徐道:“你女儿喜欢晏倾,就让她自己想办法嫁到晏家去。这一天天的,总瞧我不顺眼动不动就来踩一脚算怎么回事?”

“胡说!没有的事!”李大娘一边争辩着,一边羞愧而逃。

秦灼懒得管那么个跳梁小丑,笑着摁了摁指节,正打算送客的时候。

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呼:“晏公子!晏公子怎么来了?”

小说《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》 第2章 重回年少落魄时虐渣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