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重生 > 李南松裴楚殇
李南松裴楚殇

李南松裴楚殇

主角:李南松裴楚殇 作者:卿雪瑶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8-10 15:07:05

李铭恩瞪圆了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,头顶仿佛炸了一个惊雷,将他钉在原地。

是的,他年少做小厮时曾打破了老爷最心爱的花瓶,那是汝窑,民间一直有“纵有家产万贯,不如汝瓷一片”的说法,可见其珍贵异常,纵是把他卖个千百遍,也偿还不了,他吓的躲起来,是小姐心善救了他。

老爷真的气急了,就连一直视若掌上明珠的小姐也被戒尺抽了十下掌心,小姐那时才十岁,疼的泪水涟涟,却紧咬牙关。

“小姐说过,这件事一辈子不会告诉别人。”李铭恩眼角通红的喃喃说道。

“对啊,我没有告诉别人。”容安看着他笑道。

李铭恩却泪流满面,七尺男儿忽然双膝跪倒在地。

“小姐,真的是你吗?”他觉得荒诞至极,却存了一丝希冀。

“是我。”容安很肯定的告诉他。

确实很荒诞啊,前世,她死后却能魂魄不散,一缕亡魂附着在阿湖手上的血玉镯子上,十年之久。

她本在死前为阿湖想好后路,也提前写信给李家忠仆,让他照顾阿湖一生。

可谁想两个年轻人见了面,都心有不甘,竟合谋筹划要为她复仇。

李铭恩确实很有经商天赋,他带着李家余财,只身独闯京城,五年时间便做到了京城最大珠宝行的东家。

他每月都与阿湖通信,诉说着京城的形势,谈论他的生意,甚至招募到的杀手……

只是他们太不自量力,裴宴笙是何等的心思缜密又心狠手辣。

一次次刺杀失败,两人都不愿意放弃,直到她死后的第十年,李铭恩被当场活捉,最后吊死在城楼上。

守在平江的阿湖一个月后才得知消息,她选择了相同的死法,一根白绫吊死在她的墓前。

阿湖就死在自己的眼前,死时还不到三十岁。

作为一缕亡魂,容安心如刀割却无能为力,她声嘶力竭的哭泣,呐喊,只觉得眼前一片昏天暗地,再睁眼,便成了国公府三小姐,回到了死后的第五年。

老天是有公道的,让她回来挽救一切。

“我既然回来了,你筹划的事情暂且搁置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。”主仆一番长谈后,容安看着李铭恩叮嘱道。

她并未将自己能预知的事情告诉他,那太过于诡异和残忍了,何况这一世她也不会再让悲剧重演。

“好!”李铭恩回答的很干脆,他还沉浸在容安死而复生的喜悦中,其他事都成了次要。

他满脸兴奋,又问道:“小姐,要把这件事写信告诉阿湖吗,她一定会高兴的疯掉。”

看着他亮晶晶的双眼,容安一时间感慨万分。

“可以告诉她,但不要写信。”她说道,“你亲自回一趟平江。”

李铭恩以为容安是怕写信不安全,担心走漏消息,便答道:“好,我亲自去告诉阿湖这个好消息。”

可容安想的并不是这个。

现在是她死后的第五年,这时阿湖该是二十三岁了,这个年纪的女人通常都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,可阿湖还没嫁人。

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阿湖有多喜欢李铭恩,自己死后,李铭恩就成了她的精神支柱,两个年轻人约定好了,复了仇就成亲,将来有了孩子也会过继给李家,可他们终究没有等到那一天。

想到阿湖每每接到京城来信便遥遥相望的身影,想到阿湖得知李铭恩死讯万念俱灰投缳自尽的场景,容安的心依旧很痛。

“等我处理了京城的事,就为你和阿湖操办婚事。”她忽然笑着说道。

李铭恩被她突如其来的话怔愣了一下,随即老成的脸上竟露出几分腼腆。

………

巳时,容安带着紫苏和阿蛮从珍宝坊出来,又步行去邻街的绿柳居用午膳。

路上,她告诉两个小丫头,李铭恩是外祖父故友的子孙,若将来遇到万不得已的急事可登门求救。

紫苏和阿蛮不疑有他,三小姐的外祖父是一代鸿儒,门生遍布天下,若不是病逝的早,国公府也不至于敢如此欺负小姐。

“小姐,我们中午吃什么?”紫苏岔开话题,实在是她的心思早就被满大街酒肆饭馆飘出来的香味勾走了。

容安不禁失笑,说道:“带你们去吃好吃的。”

绿柳居是京城有名的老字号酒楼,地道菜最是一绝,容安要了一间包厢,点了松鼠鳜鱼,水晶肴肉,蟹粉狮子头,盐水鸭,文思豆腐……

三个人点了七八个菜,有些菜品阿蛮和紫苏头一次吃到,纷纷赞不绝口。

意犹未尽之下还打包了一份水晶肴肉和盐水鸭,准备带回府上解馋。

饭毕,三个人出了酒楼在街上闲逛消食,京城果然热闹非凡,街上贩卖的小玩意儿林林总总、应有尽有,正逛的起劲,浑然不觉身后跟了一个鬼祟的身影。

行至一处窄巷时,那身影忽然蹿上来,将紫苏撞倒在地,然后朝深巷里奔去。

“啊,小偷!”紫苏坐在地上痛呼,她腰间的荷包被人拽走了,里面有吃完饭还剩下的四百二十两银子。

容安吓了一跳,先将紫苏扶起来,结果发现阿蛮已经追了过去。

“阿蛮,回来!”容安冲着她的背影喊道,可阿蛮居然不听。

眨眼之间,阿蛮和那小贼都消失在巷子深处,容安和紫苏都吓呆了。

她们几个弱女子出门,也没带家丁,估计早就被贼盯上了,阿蛮贸然追出去肯定会有危险的。

街上不乏看热闹的人,可都是袖手旁观的,想来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。

容安咬咬牙,拔下头上的簪子跟了过去,紫苏也赶紧跟上。

两人快步行至拐弯处的时候,听见一阵打斗的声响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等转过墙角,却发现阿蛮脚踩鼻青脸肿的贼人,手里拿着失而复得的荷包。

“阿蛮,你没事吧?”紫苏上前抱住阿蛮的手臂,差点都要吓哭了,但也没有忘记狠狠踩了那小偷两脚。

“我没事。”阿蛮傻笑,又看向容安说道:“幸好遇到一位侠义公子出手帮忙。”

容安已经发现这巷子里还站着一个年轻男子,他二十出头,面若冠玉,身姿颀长,着一身月白暗纹锦袍,手持象牙折扇,一派风流倜傥。

“多谢公子仗义相助。”容安上前施礼,由衷的道谢。

男子见容安面容娇美,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惊艳,但他眼神清明,绝无亵渎之意。

“举手之劳罢了。”他浑不在意,还好心的提醒:“小姐出门在外,最好带上一两个家丁。”

“公子所言极是,是我疏忽了。”容安虚心受教。

男子点点头,不再多言,摇着折扇便往巷子出口走去,倒是一副高冷洒脱的模样。

容安内心钦佩感激,紫苏和阿蛮也是一脸崇拜的模样,三人也准备离开,临走前,紫苏和阿蛮还不忘给那小贼再补上几脚。

主仆三人拐过墙角,抬头却看见那位公子站在巷子出口处,并未离开,他脚边放着一个食盒,之前遇上小偷,这食盒便被扔在一旁,哪还顾得上。

“这位公子未免太细心周到了,居然还在替我们看东西。”紫苏忍不住夸赞。

容安也觉得他们出门遇上了贵人,三人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等走到男子面前,谢字犹未说出口,便听他当头问道:“小姐刚说要谢我,不知谢礼何在?”

容安懵了一下,紫苏和阿蛮更是张大嘴巴,惊叹这反转来的太快。

见主仆三人这副神情,男子也颇为窘迫,他提起食盒,硬着头皮说道:“这是绿柳居的食盒,我刚打开看了一下,是盐水鸭和水晶肴肉,我刚好就要去买这两个菜,不若小姐送我,也省的我跑一趟。”

居然是想要两件吃食当谢礼,这自然是小事一桩,也并不过分,不过容安总觉得怪怪的。

“公子想要,自当拱手奉上,若是不够的话,我再让婢子去买一些。”她客气的说道,心道难不成这位公子是个吃货。

男子像是洞察了容安的心思,不好意思的解释道:“不用麻烦,这两样便够了,这是带给内子的,她有孕在身,这几日胃口不佳,却独独偏爱这两道冷菜,是以才厚着脸皮向小姐讨要。”

原来是这样,容安恍然,她笑道:“公子真是有心了。”

见容安如此客气有礼,男子也弯起唇角,他本就生的芝兰玉树,再加上明媚的笑容,整个人便让人觉得如沐春风。

他抱拳说了句多谢,便拎着盒子走远了。

几人目送着他远去的身影,不禁感叹真是位助人为乐又爱妻如命的翩翩佳公子,也不知哪位小姐这般有福气。

如此一番折腾,几人也没有心情再逛下来,回玄武大街上找回自家马车,准备打道回府。

回程的路上,容安难得板起脸来,对着阿蛮训责道: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,切记冲动行事。”

见小姐生气,阿蛮垂下头,绞着手指,小声解释道:“奴婢在医馆里跟着白大夫学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把式,再说,那荷包里好几百两银子呢……”

小说《李南松裴楚殇》 第一卷第6章 荒诞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