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库 > 都市 > 虐疯了!病娇太子爷强制求爱
虐疯了!病娇太子爷强制求爱

虐疯了!病娇太子爷强制求爱

主角:宋暖谢淮 作者:甜桃夭夭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4-06-13 16:40:40

送林柔回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,宋暖回到出租房坐在沙发上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。

“滴答滴答”的电话声将她吵醒,宋暖脖子疼到好一会才伸手接电话,睡意道:“妈。”

宋妈道:“还没醒啊?”

“嗯,今天周末。”

宋暖又躺在沙发上,伸手戳了一下旁边睡得呼呼的小豆豆。

小豆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,很快又放心的闭上眼睛。

“难怪小谢一个人来,刚才他提了很多东西上上门,说你们要住在一起,征求我们的同意。”

宋妈似乎很满意,又道:“现在年轻人没几个还会征求长辈的同意。”

“下次让他别买这么多东西,买这么多东西连门都没进,说是公司还有事。”

“你看你们什么时候忙完,回家跟亲戚吃顿饭。”

宋妈开明,不再问谢淮家里,也不问两个人什么时候办婚礼,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考虑。

宋暖软声道:“过段时间吧。”

宋妈也没说什么,这时,电话里传来宋爸的声音,“暖暖,我这才看见小谢放了一张银行卡在营养品里,上面还贴了密码。”

“哎,这孩子也太实诚了,东西我们就收下了,银行卡你有空拿去还给他。”

挂了电话,宋暖揉了揉眉心,随后抱着小豆豆放在肚子上,和它大眼z瞪小z眼。

这时,门**响了起来,宋暖起身开门,是一个陌生的西装男人,他恭敬道:“宋**,我是谢总的助理,谢总让我跟你一起搬家。”

宋暖也没说什么,侧身道:“东西已经收拾好了,你搬下去吧。”

她找猫笼把猫装好,随后简单洗漱一下,再出来,男人已经带着好几个搬家工人进来,一趟就搬完了。

宋暖提着猫,看了一眼房间,没什么遗漏的东西才跟着他们下楼。

距离很近,十分钟的车程就到了,市中心最高的一栋楼,电梯是直达顶楼,不在任何楼层停留。

很明显是私人电梯。

电梯一开门就是几米长的走廊,偌大的智能门敞开着,一眼就看见最末端几米高的昂贵盆栽。

李助理侧身伸手道:“宋**你直接进去吧,等会我会让人录你的面部识别,卧室在最里面,左手边。”

“房间所有地方你都可以随意摆放。”

“谢总今天去高尔夫球场谈生意了,大概晚上十点钟才回来,中午和晚上有厨师上门做饭。”

他们搬完东西,李助理给宋暖录了面部识别后也走了,宋暖站了十几分钟,才拖着行李箱进卧室。

卧室的床很大,大概有三米宽,好在卧室大,不会显得狭小。

里面自带卫生间浴室。

看了一圈也没有衣柜,她提着行李箱又出去,衣帽间就在对面,推开门左手边的已经摆放好谢淮的衣服。

各种各样,几百件衣服,衬衣,西装,休闲装,运动装,毛衣,有些甚至还挂着吊牌。

另一边空空荡荡,明显是给她留着。

租房的问题,她的衣服不多,上次搬家丢了不少,七八套职业西装,加上几件羽绒服,收拾完也不过是只占了小角落。

她也不打算去买,这里住几年也会搬走,到时候不用太麻烦。

其他的东西就是一些书和工作资料,倒是没去书房,最后把小豆豆放出来,它估计没见过这么大的活动范围,猫着身体,东看西看。

中午和晚上都有厨师上门做饭,做完就走,宋暖倒是吃了不少,手艺很不错。

只要没有谢淮,她住哪里都能适应。

晚上8点多,她才发现小豆豆不舒服,连忙带着她去附近的宠物店,说是突然换环境有些应激,打了一针镇定剂就带回去。

一开门就看见谢淮坐在沙发上,灰色的西装马甲套衬衣,手刚准备解开扣子。

脸色疲倦。

四目相对,宋暖强装镇定的错开视线,关上门,把小豆豆放出来,低声道:“不要吓它,应激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谢淮喉咙滚动了几下,解开扣子,目光炙热的落在她身上,过了半分钟,他才起身进卧室。

这个时间已经到了宋暖睡觉的时间,不过她就这样坐在沙发上,随意翻看手机。

半个小时后,他穿着灰色的家居服出来,看了一眼手机,低沉道:“十点了,不睡?”

两人僵持,几分钟后。

宋暖站起身往卧室进去,拿好衣服就进浴室洗澡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突然临时后悔了。

她为什么要拿自己跟谢淮赌。

但很快脑子就清醒过来,她不赌也得赌。

这会谢淮已经躺在床上,安安静静拿了一本国外的书看,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。

旁边留了一半,听见声音,他抬头看了一眼。

宋暖一身卡通的冬季睡衣,因为有些肥大,脸衬得娇小**。

大概是第一次见,谢淮视线一动不动,宋暖错开他的视线,走到另一边躺下,侧身背对他。

听着后面只有翻书的动静,她才放松一些,这时,灯关了,旁边一沉,她猛的睁开眼睛,心里慌乱。

下一秒,有利的臂膀搂着她的腰,轻轻一扯,就落入坚实滚烫胸膛,她本能的抗拒。

男人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酒意,“你要是想我对你做什么,尽管动。”

话落,宋暖就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,身体一僵,谢淮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,低嗤道:“既然敢跟我领证,现在怕什么?”

“8点半吃早饭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卧室就安静下来了,两人的呼吸声明显,男人沉重带着情z欲的呼吸声,女人紧张防备的呼吸声。

纠缠到半夜,逐渐平稳。

谢淮感受到怀里娇小的身体软下来,嘴角一扬……

……

高一放寒假的前几天,学校下了一场毛毛雪,宋暖的日记里写着:真想去看一场厚雪,感受寒冷又温情的冬天。

然而谢淮总是喜欢偷看她的日记,寒假一放,他在宋暖家楼下等了几天,才等到穿得跟乌龟一样的宋暖。

她似乎很怕冷。

她戴着厚厚的帽子,白色的围巾,粉色的长款羽绒服,脚下一双雪地靴。

全身上下就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。

谢淮乐了一声,大步跑过去,勾住她的围巾,“扮演乌龟?”

宋暖起先还没看见人,扭头看见是吊儿郎当的谢淮,她立马瞪道:“松开。”

谢淮松开,宋暖拔腿就跑,不过就她那腿,谢淮轻轻松松追上,重新拉住她的围巾,“不死心?”

宋暖习惯性踢他一脚,“放开我,我要去买书。”

“寒假了还看书?多无聊,一块去看雪。”谢淮侧脸的轮廓线带着几分优越。

宋暖本能道:“不去。”

“不去也行,我现在就去你家。”谢淮转身就走,朝着宋暖的楼下小步走。

宋暖吓到了,小跑过去,“谢淮,你是不是有病!”

“去不去?不去我就上去,你妈妈还挺喜欢我,上次夸我帅呢。”

“谢淮!”

“我去。”

宋暖说完就又踢了他一脚,谢淮弯腰揉了揉小腿,笑道:“宋暖,学跆拳道?行,就陪你练。”

“明天十点,机场见。”

宋暖瞪着他,谢淮笑了好几声,突然凑近幽幽道:“别这样看着我,不然我想亲你。”

女生吓得转身就跑,帽子都跑掉了也不捡,谢淮弯腰捡起来,拍了拍帽子,低笑道:“你让我亲,老子也不敢。”

他把帽子戴在头上,**了一张,发给宋暖:礼物收到了。

对面一如既往的沉默。

但她肯定在背后骂他了。

第二天,快到十点,谢淮才看见裹着一身大长黑棉服的宋暖,脖子上纯蓝色的围巾,衬得她皮肤白里透红。

他得逞的走过去提她的行李箱,宋暖不让他拉,拉着就进机场。

谢淮笑了一声,慢悠悠跟在她身后,“知道坐哪班飞机?”

宋暖不吭声,谢淮几步上前,搂着她的肩头往另一个方向走,宋暖踩了他一脚,“放开。”

谢淮疼得呲牙咧嘴,甩了甩脚,但是也没松开她,“换个人我早抽她了。”

“宋暖,你在我这里就是例外,作吧,老子能忍。”

H市的雪厚,一脚一个脚印,宋暖从酒店出来就不搭理谢淮,踩着雪绕了个圈。

谢淮就站在旁边看她转,眉眼舒展,双手抱在胸上,等时间差不多,他就走过去拎着她往酒店走。

宋暖特别讨厌他这样,跟拎狗一样,喘不过气,气得跳起来扯他头发,两人踉跄,重重摔在雪地里,还好不疼。

谢淮看着身下气鼓鼓的女生,青春期的敏感,第一次……,生硬的痛感让他猛的爬起来,转身大步跑进酒店。

宋暖爬起来拍了拍雪,嘀咕道:“活该。”

……

七八点,宋暖的生物钟就响了,她闭着眼睛下床,趁着这会偷懒多睡会,下一刻,“咚”的一声,一头撞在卧室门上。

这才睁开眼睛,思绪后知后觉跟上,她揉了揉额头,本能的朝床的方向看。

男人半撑着床,靠在床头上,惺忪的眸子落在她身上,嘴唇倒是勾起,“不会走路?”

女人一句话没说,转身进了厕所,再次出来,谢淮已经下床,揉着微长的头发,打开卧室门出去了。

宋暖默不作声的又躺会床上,闭上眼睛却又睡不着,但也不想起来跟谢淮大眼瞪z小眼。

影响心情。

过了半个小时,卧室的门从外推来,谢淮穿着黑色的围腰,目光落在被窝拱着的一处,“吃饭。”

宋暖这才坐起来,谢淮眉眼一弯,心情很不错的往外走。

收拾完出去,谢淮煮的牛肉面刚好端出来,放在她面前,也没说什么话,低头吃面。

他吃完,对面还有一小半碗,似乎已经吃不完了,挑了吃一小口,又放下。

他伸手拿过来,几口吃完,端着空碗就进厨房,宋暖愣了十几秒才站起身回卧室拿手机。

给林柔打通电话,“柔柔,我等会来看你。”

林柔有气无力道:“让谢淮把金墨弄走吧,烦死了。”

宋暖下意识就以为是谢淮让人找林柔的麻烦,她急忙跑到厨房,语气拔高,“谢淮!你说话不算数。”

谢淮洗完碗,搁在柜子里,擦完才看向她,带着几分哄意,“怎么说话不算话?”

“你让金墨去找林柔干什么?”宋暖冷冷道。

谢淮靠在灶台旁边,“去检查。”

没想到是检查,宋暖怔愣一会,生硬道:“不需要。”

“你以后不要动手打她。”

“她不犯贱,我就不会。”

谢淮淡淡又陈述道:“她知道我底线在什么位置,偏偏要去碰,宋暖,我能忍你,但我忍不了别人。”

“再有下一次,她就选块墓地吧。”

宋暖气得浑身发抖,深吸一口气,转头就走,关在浴室又给林柔打电话。

“金墨欺负你了?”

林柔无奈道:“没有,他有病,扛着我去检查,才折腾完,暖暖,你还好吗?”

“还好,谢淮没碰我。”宋暖低声道。

林柔沉默,她真的想不通谢淮这个人到底是在想什么,费尽心思为了得到宋暖,两人已经领证了,他却忍着没有碰宋暖。

“他到底想干什么啊?”

宋暖也不知道,一开始她以为谢淮是想睡她,经过昨天晚上,她才意识到他不是。

她轻声道:“不知道。”

几分钟后,她从浴室出来,触及黑色的四角裤,猛的转身,身体反应到了脸上,通红。

谢淮看了她一眼,淡定的褪下家居裤,换上黑色的休闲裤,“收拾好,等会出门。”

浴室里的宋暖冷冷道:“我不去。”

“嗯,那就穿着睡衣出去。”

谢淮换好衣服就靠在浴室门口,盯着里面的宋暖,又慢悠悠道:“真想穿着睡衣去商场?”

宋暖瞪着他,冷静道:“协议上没有规定这个。”

谢淮点了点头,转身就走,“一分钟,一分钟没出来我就进来扛人。”

“谢淮!”宋暖皱眉走出来。

男人坐在沙发上,拿着桌上的文件看,也不回应她,听着衣帽间的关门声,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宋暖换好衣服出来,自顾自的就往外面走,谢淮站起身跟在后面。

车内

谢淮瞥了一眼旁边,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她精致的鼻梁,失笑道:“宋暖,你越这样,我越喜欢。”

宋暖深吸一口气,侧头看向窗外,“有病。”

小说《虐疯了!病娇太子爷强制求爱》 第18章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